ekyc 4kak o0yu wmg8 kgiq 224o 8dra 115l qe9q vxtp
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是八路但我不土 > 第五十五章:孟腾苏醒

第五十五章:孟腾苏醒

标签:七宗罪 tzzz 瑞博国际网址是什么

    昏迷了五天的孟腾终于醒来了,他慢慢睁开眼看到雪白的房顶、闻到浓重的药味后他知道自己肯定在医院里了。

    他拔掉针管勉强撑着坐了起来,刚起来又一阵头晕。

    孟腾苦笑道:“看来徐继伟的灵魂还没有彻底的融合,有时候思虑的太多就精神不振,而且就这一点打击也不至于这么不济,都晕倒了。”

    孟腾强忍着头晕和不适,拄着床边站了起来,慢慢挪步向着外面走去。

    走到医院走廊时被路过的护士看到了:“呀!孟团长您醒来啦!你昏迷了五天什么都没有吃,身体极度虚弱,您怎么能自己走出来呢!走赶紧回病房,我给你熬点小米粥。”

    说完也不管孟腾是否同意就搀扶着孟腾往病房走去,而孟腾自始至终都是被动的搀扶到了病床,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回到病房躺在病床的他苦笑着摇着头。

    把孟腾安置妥当以后,护士小姐开始叽叽喳喳的诉说起孟腾的不是,说他这么不该,那么不行的,听着孟腾一阵头大。

    “这位护士小姐,请你帮我叫下301团的李琦吗?我有要事相商。请你务必要带到,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孟腾打断护士小姐凝重的吩咐到。

    刚才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护士小姐停住了嘴,看着孟腾神色庄重不像是开玩笑,她思虑了下就同意了。

    没过多久康威、康威的同事、以及301的军官都来了,屋子里满满腾腾的都是人。

    “伟儿啊!你小子又给了我们一次惊吓啊!再这样下去你康伯伯我心脏受不了的,你个小兔崽子,以后再有什么事情给我说,我抗不了不是还有你父亲嘛!别一个人窝在心里啊!你这是要了我们的老命啊!”说完就冲了过来紧紧的抱着孟腾。

    “孩子!你难受了你父亲和我们比死了都难受,你可是我们的命根子啊!你这样再下去可让我们怎么办啊!”康威顾不了人多是否会丢面子,直接哭着说道。

    孟腾也是两眼泪汪汪,喝了点小米粥的他有了一点点力气,他使劲抱着眼前中年男人。

    他能感觉到老爷子和各位叔叔伯伯们的情谊,深切的体会到他们对于孟腾的重视。就他见到过的叔叔伯伯不下20个,虽然每个都不一定像康威和耿巨一样对他这样的在意,但也不差到哪里去。

    再者这些叔叔伯伯大多数就一个子女,而且大多数都是女儿,只有两三个是儿子。

    而康威也只有一个女儿,老爷子更是为了他而终生未娶。

    这个年代的兄弟情是真正的兄弟情!而且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情谊!

    孟腾的父亲徐锦江为了掩护长官和战友们撤退,当时一人抱着一挺机关枪硬是守着城门口顶住敌人一个连一个小时的进攻,为叔叔伯伯们铺了一条生命通道。

    而敌人因为徐锦江的原因没有抓到他想抓的人,就命人把弹尽粮绝而活抓的徐锦江带回去进行严刑拷问,拷问徐锦江他们下一步的打算和计划,但是徐锦江誓死不说,恼羞成怒的敌人就把徐锦江绑到小县城的广场当众活剥。

    尸体更是被曝晒三天,而逃走的耿巨他们听到徐锦江被害的消息时全都哭了,他们找纠集兵力重新打了回去,而敌人听说耿巨他们打来抵抗都没抵抗就跑了,只留下了广场十字架上面血淋淋的尸体。

    耿巨他们看到徐锦江被折磨成这样,心疼的浑身颤抖,不顾尸体腐烂的臭味紧紧的抱着痛哭,耿巨自此也发誓终身不娶,全心全意照顾好徐锦江的家人,照顾好徐锦江的儿子徐继伟。

    他会把徐继伟视若己出,甚至更甚,而等他发完誓以后徐锦江的战友都承诺会照顾好徐继伟也就是孟腾,也会视若己出。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埋葬完徐锦江以后,耿巨就亲自去了趟浙江,接回了只有两岁被寄养再别家的徐继伟,而徐锦江的家人除了快要断气奶奶在没有其他人了。就这样耿巨安排好了徐继伟奶奶的后世以后,把徐继伟直接带到了到部队,因为他们各个都是光棍没有家室,只有走哪里把徐继伟带到哪里。

    可以说叔叔伯伯们都是照顾着孟腾长大的、你说能不亲吗?

    而长大后的徐继伟也相当争气,各方面都相当的优异,使得叔叔伯伯们更加疼爱了,最后孟腾凭着自己优异的成绩争取到了德国深造的机会。

    可没有想到的是,他学成归来被突然而至的孟腾给吞噬了灵魂。

    孟腾紧紧的抱着康威说道:“伯伯,伟儿以后再也不会让您们费心了,伟儿会照顾好自己,不再让您们流泪。”说着说着眼泪开始泛滥了。

    以前的孟腾是铁血和男人的代言词,因为职务和异能的原因过不了普通人的生活,感情单一,不知道男人流泪是什么感觉、也不屑于哭泣。

    但是如今的他已经哭了两次了,他才知道不是男人不哭、只是未到伤心处。

    “嗯,伯伯知道了,以后有什么事、记得给伯伯说,千万不要憋在心里,昂!即使我们解决不了,出个主意还是可以的嘛。”康威松开孟腾却紧紧抓着孟腾的手说道。

    “嗯、知道了伯伯,我又不傻,呵呵……放着那么好的资源不利用!”孟腾擦了下眼泪顽皮的说道。

    “你这小子,还是那样的调皮啊!”说完在孟腾的额头弹了一下。

    等孟腾他们说完醒悟时,周围一个人都不见了。

    是啊,谁敢看一个上将哭泣出丑的样子,谁敢打扰上将叙旧,除非活着不耐烦了。

    “伯伯、等等我叫一个人,有件事让他办一下去。”孟腾对着康威说道。

    “嗯、好!”说完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孟腾处理事情。

    “李琦!你进来!”孟腾对着病房门口喊到。

    这时门口出现了动静,一会儿就听到了敲门声。

    “进来!”孟腾说道:

    这是301团的副团长李琦迈着军步走了进来。

    敬了礼后说道:“康司令好、团座好!”

    康威和孟腾还了个礼后让李琦坐下,李琦搬了个凳子屁股坐了半拉,等待着孟腾的吩咐。

    “李琦,最近团里怎么样?”孟腾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