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99 cgys 52td 6iys 35d7 qeos jr7x z179 9lnp 7xtj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八十六章 子夜好戏
    第六百八十六章子夜好戏

    就在楚文靖松了一口气之时。

    景衡缓缓开了口。“我姓景。”三个字一出,楚小将军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听说姓景,楚老夫人倒没有多想,世上姓氏有百千,景这个姓虽然有些稀奇,可楚老夫人也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不至于因为一个姓露出什么异样神情来。

    只是,景……景。确实有些熟悉啊。

    “你这小子,怎么夜里乱走,我不是告诉过你,楚家有人巡夜吗?”

    楚文靖赶忙开口相拦。

    他目光望向暖玉,目光是有着提示之意,想让暖玉安抚一下楚家二老。

    整个楚家,也只有暖玉能安抚自己那暴躁的父亲和严苛的母亲了。只是暖玉轻轻摇摇头,示意自己这时候开口,只会火上浇油。暖玉不开口,楚文靖想想也觉得暖玉做法没错。这时候他们父女同时开口,自己生性有些多疑的母亲必定会更加怀疑。

    反正他一口咬定他只是让暖玉代为照顾几天这孩子。

    暖玉和这孩子并不熟悉。

    暖玉执意开口,反倒更惹人疑。

    “父亲,母亲。这孩子是我一个故人之后,故人逝去,我怜他无依无靠,便想接到身边照顾……这孩子生性胆小,不敢见外人。我思来想去,想着暖玉先前将彦儿照顾的很好,也顺便照顾一下这孩子。他比暖玉小些,尊暖玉一声姐姐。”他在解释为可将景衡安排在拢月轩。

    “……不过是件小事,瞒着我和你母亲做甚?”楚老将军问话直奔根源。

    “我知道这阵子二老心里惦记着卫宸。这等小事,实在不必烦忧二老。”这样也能解释的通。楚老将军上下打量景衡,觉得这孩子模样虽然不差,可是怎么感觉,感觉有些不好呢。

    他也说不上景衡到底哪里惹人厌。

    总之,这孩子一点也不合楚老将军的眼缘。

    一旁楚老夫人微微眯了眯眼睛,也同样打量着景衡。

    都说相由心生,这样一张脸,本应是光风霁月,是张俊俏后生的相貌。可这孩子站在那里,眼神中似乎暗含着什么东西。

    不管这孩子的父母是谁。这孩子性情,似乎并不太好。

    只一眼,楚家二老已经给景衡定了性。

    暖玉一直没开口,眼睛微垂,也没去看景衡。

    楚小将军松了一口气,觉得事情应该能搪塞过去。至于过后,想必父母能理解的。

    就在这时,景衡突然扑通一声跪地。

    然后用膝盖爬向楚家二老……“祖母,祖父,我是衡儿……我母亲是……”“景衡。”楚文靖厉声喝止。

    可是晚了,景衡既然开了口,是断不会半途而废的。“我母亲姓楚名文涵,我父姓景名敬之。”

    楚文涵,景敬之。

    文涵,景……文涵,景。楚老夫人恍然大悟。难怪她觉得景这个姓氏熟悉呢。楚文靖说的清楚,当年和女儿一起离开京城的那人,便是姓景。

    这孩子莫不是……楚老夫人目露怀疑。

    “祖母,我父亲母亲死的冤枉啊。祖父是大将军,一定要替我父母报仇雪恨。祖父……祖母。”

    景衡戏演的挺上瘾。

    祖父祖母叫的十分殷切。

    一旁楚小将军脸上露出颓败之色。他简直不敢相信景衡竟然会这样做。他明明千叮嘱万嘱咐,说父母年迈,景衡父母的消息一定不能直言相告。这会要了二老的老命的。当时景衡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轻重。

    可是……

    景衡是故意的。故意在父母面前透露他的出身。

    楚文靖突然意识到。

    而暖玉,也面露疑惑之色。似乎没想到景衡竟然不管不顾的开了口。

    “靖儿,楚文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楚老将军大喝。

    楚老夫人心中也很激动,可这时她发现暖玉把手轻轻放到了她肩上,然后轻按了几下。楚老夫人回过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冷眼望向儿子。

    楚文靖挥手,屋中丫头尽数退下。

    这时候才开口,缓缓说出他和景衡相遇的过程。

    没什么新意,直听得楚老将军蹙眉。“你说这小子闯进队伍,毫发无伤的扑到你的近前……”

    楚文靖点头。

    他也惊叹景衡的好运气,最终归结为是妹妹在天有灵,在护佑着自己的孩子。

    “他有信物,有书信,所以你丝毫没有怀疑他的身份?”

    “有信物,有妹妹的亲笔书信,他模样细看之下也确实和妹妹有几分相像……我为何怀疑?”

    屋中一阵沉默。然后楚老夫人一字一字的问跪在她面前的景衡。“你说你父母死的冤枉?他们如何死的?”

    心在泣血,暖玉能明显感觉的出楚老夫人身子在颤。她微微在手上加了力。

    这事若是早些说破,终究是个隐患。

    不管真相如何。只要能证明景衡身份存疑,那么他说的话,自然也存疑。

    楚文靖冷冷瞪向景衡。他觉得自己一番善意,他收留他,甚至让暖玉照看他。他付出了最大的诚意。可是景衡却……景衡能明显感觉的到来自于楚文靖那阴沉不满的目光。

    那目光简直像刀子,在凌迟着他的后背。

    可事已至此,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如果让这事轻意搪塞过去,那他在楚家才是真正的举步为艰。

    他不能无功而返。

    甚至此时,连抽身而退也成了难题。他唯有前行,想通这些,他缓缓开口,把其父母惨状用十分低沉的语调呈现在楚家二老眼前。

    被辱,撞柱,迁怒,枉死。

    他说的血腥十足。

    而闻者,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楚老将军是上过杀场,见过尸山尸海的。他不相信一个孩子,甚至一个人,会用这样的词形容死亡。

    何况死者还是他的父母亲人。

    楚老将军沉默着,他不由得用眼角余光扫向暖玉。发现暖玉脸上神情十分平静,不见丝毫惊讶之色……今天这事,怎么看都透着古怪。

    不管这个景衡身份是真是假。

    别人不知道这拢月轩的守卫程度,他却是知道的。

    如果暖玉不想,那个景衡,是无论如何不会悄无声息的走出拢月轩的。

    所以……他且静观其变。[感冒了,难受。亲们天冷,注意身体~~~]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