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pn t1rh eevg gatf hdlp nbs5 1orv txnv j74p h9jr

当前位置:

古巴新一代领导人的使命与责任

陶短房 旅加学者

当地时间4月18日,因飓风来袭和市镇选举拖延耽搁而推迟两月的古巴国务委员会成员提名选举产生结果,来自古巴各地、各界的605名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代表投票选出了新一届古巴最高领导人:57岁的现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相当于第一副总统兼第一副总理)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iaz-Canel)以全票当选,将成为未来5年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

尽管现任古巴最高领导人、第一代古巴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Raul Castro)仍将继续以党总书记的身份参与国计大政,但此次人事变动标志着即将迎来革命胜利60周年(1959年革命胜利)的古巴,将加速迈进“后卡斯特罗时代”:不仅此次选举产生了古巴建国后首位出生于革命胜利之后的最高领导人,而且同时选出的6位国务委员会副主席中,“革命后生人”的已有5位。

这绝非偶然:时代在前进,昔日风华正茂的“革命青年”或已物故,或已是耄耋老人。菲德尔已于2016年与世长辞,他的弟弟劳尔出生于1931年,也早就是87岁的老人,吐故纳新,已成为古巴党、国家和社会的大势所趋。本届领导人系由605位名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代表投票选出,而这605位代表也是在不久前换届产生的“新一代”,他们中出生在革命胜利之后的多达530人,其中女性比例高达全球第二(仅次于卢旺达)的53.22%,有色人种比例高达40.5%(新的第一副主席提名获得者梅萨Salvador Valdes Mesa就是黑人),大学以上学历占比高达86%,平均年龄高达49岁,还出现了一大批30岁上下的青年代表。可以说,新陈代谢的大潮势不可挡,本次人事更迭只是这一潮流的一个阶段性成果。

作为“革命一代”,卡斯特罗兄弟顺应了这一潮流和自然规律:菲德尔在自感身体、精力不济后放手让劳尔接班,而劳尔则早在2013年2月就提前宣布第二任期任满后不再谋求连任。

“一元复始,万样更新”。人事的重大更迭意味着历史性改革的开始,也意味着一系列顺应潮流、适应时代和社会发展需要的政治、社会、经济战略方针调整的应运而生,当然,随之而来的必然是诸如新旧体制碰撞、社会震动、利益团体纠葛等“阵痛”。

值得一提的是,老一辈古巴领导人并未将这些“旧账”全数留给新一代领导人,他们深知“万事开头难”,因此在自己手中开始了一系列关键性改革:在短短几年间,古巴有了多元化的声音,进入了互联网时代,有了吸纳近60万非农就业人口、生机勃勃的民营经济,在国际间拓展了外交和贸易空间,更勇敢地迈出了与美国关系正常化的史诗性一步。

正因为老一辈领导人的勇于担当和提前布局,迪亚斯·卡内尔等新一代领导人可以在相对轻松的氛围里,以“接力者”而非“开创者”的身份继续为改革“踩油门提速”。

迪亚斯·卡内尔系外省干部出身,有工程师头衔,2009年后先后担任高等教育部长、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和第一副主席,在任期间因致力于改善公共服务赢得口碑,是一个有务实、低调声誉的领导人。观察家们普遍认为,在他任期内古巴将既保持一定程度的政策延续性(这个“延续性”不仅有稳健的一面,也有深化改革的另一面,因为如前所述,改革在老一辈领导期间已全面开始),又努力开拓、创新,以适应古巴社会生存、发展的现实需要。

尽管劳尔等“革命一代”仍会“扶上马、送一程”,但新一代古巴领导人仍将面对前所未有的使命与责任。

因为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古巴经济结构存在诸多弊端,尽管近年来民营经济蓬勃发展,但在全国非农就业人口中占比仅12%,3/4的适龄非农人口仍在低效的国营体制内上班,这一方面束缚了生产力,浪费了宝贵的资源,另一方面也给国家构成沉重的负担,但如此结构系长期形成并捆绑诸多利益和利益团体,可谓牵一发动全身。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改革之初“人人沾光”,阻力相对较小,大多数人也会形成“既想获得改革红利、又不愿负担改革风险和代价”的思维定式,而要想彻底解决经济结构痼疾,就必然要攻坚、要啃硬骨头,这会付出代价,会产生阵痛和副作用,会构成对领导阶层和改革本身的质疑和挑战。对于这一切,新一代领导人责无旁贷,惟有迎难而上。

古巴是公认社会福利发达完善的国家,也是著名的长寿之国,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却也在无形中增添了改革的阻力和成本,如何避免在深化改革中影响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克服因循守旧的思想,减少“退休政治”的影响,是对古巴新一代领导人的又一重大考验。

古巴改革的重要环节是对外开放,而古美关系正常化又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然而“一个巴掌拍不响”,古美为敌多年,彼此间互不信任根深蒂固,古巴这边,许多老一辈政治家对“与狼共舞”心存疑窦,而美国方面不仅有强大的反古巴院外集团,特朗普时代在古美关系正常化方面也较前任有明显反复和退缩。如何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地缘政治矛盾中“把稳舵”,走出一条曲径通幽的生存发展新路,是对古巴新一代领导人、对“后卡斯特罗时代”的严峻挑战。

相较于富于激情、魅力和个人色彩的卡斯特罗兄弟,未来古巴将进入集体领导和“后偶像时代”,这对国际间关注古巴形势者而言,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而对于新一代古巴领导人来说,他们或许应重温一下《国际歌》里的这段歌词:“从来都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Ni Dieu、 ni César、 ni Tribun)。(责任编辑 王琳)

http://opinion-china-com-cn.it2down.com/opinion_63_18426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古巴换届选举
  • 古巴换届选举
  • 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19日闭幕,大会选举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为新一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接替现年86岁的劳尔·卡斯特罗成为古巴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