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24 au20 ee03 4s44 fd7f k68e mv1r 5rpx 5z3r brbb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科技厅厅长王瑞军: 广东创新驱动发展要进一步走向高端化和国际化

标签:草鱼 gk0u 华夏彩票手机娱乐

  广东创新驱动进入新赛道

  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时,要求广东进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创新,真抓实干、奋发进取,以新的更大作为开创广东工作新局面,在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

  “四个走在前列”是新时代对广东工作的新定位。广东是中国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地区,形成了一大批高科技创新型企业,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事关我们能否引领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潮流、赢得国际竞争的主动,事关我们能否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本报专访广东科技领域的代表和委员,从广东创新体系的构建和布局、5G商用化与创新营商环境,以及资本市场如何支持高科技企业发展等角度,探讨广东在科技创新领域如何实践“四个走在前列”。 

  无论是高质量发展还是现代化经济体系,创新无疑都是关键。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使创新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能,以及科技创新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战略支撑。

  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广东要在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

  无论是高质量发展还是现代化经济体系,创新无疑都是关键。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使创新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能,以及科技创新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战略支撑。

  作为经济大省,近年来广东在创新驱动发展上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如2017年广东科技进步贡献率达58%;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总量达3.3万家左右,位居全国第一;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增加值28.8%,比全国高16个百分点等。

  可以看到,新动能当前正推动着广东向高质量发展“换挡”和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逐步构建,但在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科技厅厅长王瑞军看来:“这还不够”。

  3月8日,针对下一步广东如何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如何加速新旧动能转换,以及如何建设国际科创中心等相关问题,王瑞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

  王瑞军指出,下一步广东必须在更大范围、用更宽视野去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而其中的重点是要推动创新驱动发展进一步高端化和国际化。

  打造创新高地

  《21世纪》:如何评价广东经济的新旧动能转换?

  王瑞军:目前,广东经济体量已接近9万亿元,并且创新驱动发挥着重要作用。2017年广东经济增长7.5%,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长13%,这一块成长非常快,表明新动能发展速度比传统产业快,这也是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一个重要特征。

  不过,这还不够、还太慢,新动能仍然不足。目前,广东还存在着创新能力不强、诸多核心关键技术还不掌握等一系列问题。因此,下一步广东必须在更大范围、用更宽视野去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重点是创新驱动发展要进一步向高端化和国际化。

  《21世纪》:下一步广东加速新旧动能转换的具体思路是什么?哪些将是着力点?

  王瑞军:首先是打造创新高地,比如在提高基础研究能力方面,广东展开了省实验室建设计划。此外在区域科技产业培育发展方面,将着力打造国家级高新区。

  高新区是一个高新技术产业有效聚集的体制,目前很多高新区也已成为地方新经济增长点。刚刚获国家批复的湛江和茂名高新区,也将粤西的短板补起来了。

  从企业层面来看,广东将重点抓好高成长性企业的培育和发展。这将主要从4个方面发力:高新技术企业、技术先进型服务企业、科技中小型企业和孵化器。

  目前广东拥有3.3万家高新技术企业,但不同于过去看重“量”,广东现在更看重这些企业的“质”,希望通过“树标提质”,培育一批形态好、利润率高的高企,进而成长出一些独角兽企业,以及能有更多上市企业,这就逐步形成新动能。

  孵化器方面,下一步要推动形成一批专业化孵化器、众创空间,具体要把中介体系、国际元素引进来,形成资源集聚、有效互动。并且,这种专业化孵化器不光要政府办,也要社会办,注重高校和大院大所大企业办,这样才更有活力。

  还有,将全力打造国际风投创投中心,希望发挥科技金融对创新的服务和催化作用。我想,这样一个逐步完整链条将为广东新旧动能转换提供源源不断的解决方案。

  《21世纪》:广东的省实验室建设行动已经启动,当前和今后的部署是什么?

  王瑞军:目前,广东已经启动首批4个省实验室的建设,这是广东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而推出的重大举措,甚至可以说是第一个实施的标志性战略举措。这些实验室一是定位较高,对标国际一流实验室,瞄准国家实验室;二是突出体制机制创新。

  广东的做法是,选择4个有能力的经济强市及其核心产业,包括深圳的网络空间、广州的再生医学与健康、佛山的先进制造和东莞的材料科学与技术,率先将当地科技基础设施和企业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需要对接起来,进行相关领域研究解决。

  并且,这些实验室容许实行体制机制探索,不定行政级别、不确定具体编制,实行理事长负责制、实验室主任具体负责运营的模式。不过,这还不够,我们认为在广东省实验室建设和运营过程中,还要大胆地试、形成更多机制体制创新。

  广东希望通过高端平台集聚高端人才。这样的效应其实也已初步显现,这几个实验室挂牌,吸引过来的都是战略科学家。同时,还有很多海内外顶级机构关注,带动效应巨大。

  广东的省实验室将成为开放共享的平台,改变过去单一机构“挖人才”现象,将面向全国全球发布开放课题,谁都可以申请,申请上了可以原地研究,成果过来就行。

  下一步,广东还会围绕一些重点领域和重大需求,再布置若干个省实验室建设,但得要成熟一个、启动一个,要充分考虑各方面条件,要比较慎重。

  瞄准国际科创中心

  《21世纪》:国际化将在广东创新驱动、加速新旧动能转换中扮演什么角色?

  王瑞军:下一步,创新的国际化发展将是广东加速新旧动能转换的核心要务和引擎,因此粤港澳大湾区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也就应运而生了,并将成为重点。

  2017年国家发改委和粤港澳三地政府联合签署的《深化粤港澳合作 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明确提出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我这次也建议国家加大支持力度。

  《21世纪》:除了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广东还提出建设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和广深科技创新走廊,三者有何内在联系?如何相互协调与支撑?

  王瑞军:这对应着三个层次,广深科创走廊是广东省内的一个重点领域布局;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是广东省的一个定位,是广东在国内的一个站位;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则是下一步发展目标,同时也是广东为全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支撑的一个重要着力点。

  从广东内部来看,想要让科技更好支撑产业和经济发展,就必须发挥好广州和深圳两大引擎作用。两市各具优势,广州基础研究优势强,深圳国际化、高端应用研发能力突出,位于中间的东莞则制造业基础扎实,这种有机结合将形成强大的创新产业化能力。所以,现在构建这么一个廊道,能够使资源得到更加有效的配置,使创新要素更加自由流动。

  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则是立足于广东的现状和优势。广东的市场机制较好、制造业发达、产业承接能力强,与北京、上海的国家科创中心相比,广东的优势是产业。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