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16 csym 0ozu wg8q 6qm2 4g06 644e 7l7x qeg4 z95f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是什么在左右90后的生育天平?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常武出生率反走低
来源:武进日报 作者: 日期:2018-07-20 12:44:11  报料热线:86598222
标签:逐一 osag 2017最新送彩金

  武进新闻网讯(记者 何克来)“我的蛙儿子又出门了,啥时候才回来呀!”“蛙儿子回来了也不说话,就自己一个人玩。”最近,一款来自日本的放置类道具游戏——旅行青蛙爆红网络,深受年轻人的喜爱。一时间,朋友圈内一片“蛙声”。

 

  有人说,旅行青蛙是一款测试生育意愿的游戏,不过,在全民养蛙的背后,90后年轻人对于生娃的意愿却并不是那么强烈,他们热衷云养蛙,却拒绝生孩子,“养只青蛙就好了,干嘛费那劲去生个娃?”

  最近,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723万,比2016年减少63万,比预测出生人数少了至少300万。二孩数量反超一孩,也就是说,2017年出生人口中,二孩占半数以上。生二孩的往往是70后、80后,积压的生育愿望在此时集中释放;而适龄年轻父母的一孩生育率却持续走低。

  生育率走低会对社会人口结构产生怎样的影响?到底是什么压在了第一批适龄90后的生育天平上?日前,记者走访了区卫计系统相关部门,并听取了90后适龄年轻人的心声。

 

  近年来本地一孩增长呈现疲软态势

  我区出生率数据如何?记者从区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了解到,2017年,我区接产数为15706例,相较2016年增加了1227例。不过,从全市的统计数据看,却下降了4000多例,出生数下降的大趋势没有改变。

  妇计中心主任陈云娟告诉记者,出生数下降的最大原因是适龄生育人数的下降,“除了90后生育观念、晚婚晚育的影响之外,真正影响生育人数下降的原因,还是因为计划生育导致的适龄生育女性人数的下降。”

  据悉,由于我国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2017年,15至49岁育龄妇女人数比2016年减少400万人,其中,20至29岁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人数减少近600万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我国妇女初婚和初育年龄也呈现不断推迟的趋势,这些因素使得2017年我国一孩数量出现下降。

  陈云娟告诉记者,近年来,我区常住人口的出生数步步升高,2017年已经突破1万人,但单看户籍人口的话,这两年都较为持平,仅为5000—6000人,一孩生育占50%左右,“2013年开放单独二孩,2016年开放全面二孩,但户籍人口的出生数依然没有大的增长。”

  “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最小也有40多岁了,二孩对他们的影响基本上已经接近结束,将来二孩的增长主要还是看80后、90后,但现在,80后、90后的一孩出生数连年下降,未来二孩政策是否能维持我区人口增长还需要观察。”陈云娟说。

 

  生存压力、思想观念,都在影响90后的生育观

  1990年出生的小陈来自湖南,3年前从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在武进工作。小陈自嘲,自己从年龄来看也算是奔三的人,但谈到婚姻,却依然觉得是很遥远的事情,“工作上刚刚有一点进展,还在租房子住,每个月4000多块的工资,谈恋爱都不够。”

  小陈来到武进之后结识了很多本地的朋友,“他们大多结婚了,不过基本都没有生孩子。”小钱就是其中之一。

  小钱是湖塘人,大学一毕业就和女朋友一起考入了同一家银行,然后就顺理成章地结婚,过着平稳的朝九晚五生活。“生还是会生的,先过两年二人世界吧。感觉一生孩子,自己的生活质量就会大打折扣。”暂时不生孩子是小钱和妻子的一致决定,小钱的妻子坦言,还没有做好生孩子的准备:“两个人比较舒服,吃什么、去哪里玩都可以自己决定,如果生了孩子,就很难自由自在了。”

  和上一辈人不同,现在的90后并不觉得结婚生子是人生的必需项。“其实长辈们也没有说为什么一定要结婚生孩子,如果非要说个原因,应该就是养儿防老吧。”来自山东的小于出生于1990年,已在武进定居的她收入颇丰,但并没有生育的打算。“当今社会,养儿防老那一套已经不流行了,很多年轻人都选择丁克。”观念的不同、巨大的生存压力等,都严重影响着90后对于结婚生子问题的决定。

  又临近过年,小陈的妈妈从湖南打来电话,除了事无巨细地关心生活、工作情况之外,也讲到了周围朋友有人已经抱上了孙子。挂了电话,小陈也很无奈:“就算我想结婚生孩子也没钱啊,连房子都买不起。”

 

  生育率提升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

  陈云娟坦言,从人口生产的规律和特殊性来看,目前出台的鼓励政策能否有效地提升总和生育率,答案并不乐观。

  根据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国人口的总和生育率估计仅在1.3左右(低于同期日本的1.39);0—14岁青少年的比例仅为16.6%。根据人口统计学标准,这一比例在15%—18%都属于严重少子化。

  人口的生产遵循特定的规律,在这个规律面前没有例外者。当年,日本家庭计划协会会长北村邦夫面对一路走低的总和生育率,曾经惊呼:“日本人口危机如此严重,最终可能导致日本民族灭绝。”对于中国来说,因为人口基数大,情况还没有这么危急,但难题也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

  “还有不可忽视的,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在2012年出现净减少。与此同时,迅猛的老龄化与日益严重的少子化叠加,带给国家的将不光是经济动力的减少,更有严峻的社会挑战。”陈云娟说,对此,除了广大年轻人调适自身想法观念之外,也呼吁政府及相关机构能出台更多、更优的政策福利,来支持、鼓励愿意生育的人养育下一代。

是什么在左右90后的生育天平?

责编: zhuangenhui

相关新闻:
申请友情链接
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苏新网备):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

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