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m2 vq83 3zbx ygg4 ywsw dxt1 q56g soqi pzbl u8al
所在位置:房产靳双权律师 > 房产靳双权律师成功案例 > 自书遗嘱处分了不属于被继承人的财产怎么办

自书遗嘱处分了不属于被继承人的财产怎么办

来源: 房产靳双权律师 时间:2018-09-25
正文
标签:故友 rdpp u宝官网

北京房地产专业律师靳双权(13426037149),专业代理房产继承、二手房买卖、借名买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二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现在将这些案件改编为 继承纠纷 纠纷案例,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以我们联系,我们将予以撤销。)

一、原告诉称

原告杨某帆诉称:我母亲李某玲与父亲杨某昆离婚时,我由父亲杨某昆抚养。我母亲李某玲与王某国于2018-09-25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我母亲李某玲与王某国结婚前,因李某玲父母宅院拆迁,开发商按户口安置给李某玲一套楼房(原称302号)。我母亲与王某国结婚后,共同居住在我母亲所有的昌平区222号楼房内,现该房屋被王某国占有,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昌平区222号楼房归我所有;2.判令王某国将房屋所有权证书交还给我。

二、被告辩称

被告王某国、王某骁、王某晨辩称:诉争房屋属于王某国与李某玲的夫妻共同财产。2018-09-25王某国与李某玲登记结婚,双方系再婚,杨某帆由其父亲抚养。诉争房屋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王某国以1.5万元的价格卖掉南口镇宅院购买所得,用于王某国、李某玲、王某晨、王某骁共同居住生活,该房屋属于王某国与李某玲的夫妻共同财产,王某国属于该房屋的共有权人。二、不认可杨某帆提交的2018-09-25合同书的证明效力。该份协议书载明的房号为302号,与本案诉争房屋无关。退一万步讲,此房屋在2018-09-25之前王某国与李某玲一直交纳房租,是自管公房,产权人不是李某玲,亦不构成继承的标的,更不属于李某玲的婚前个人财产。根据继承法的规定,王某国不是本案唯一的继承人,王某国的长子王某晨、次子王某骁也是本案的合法继承人。王某国与李某玲登记结婚后,就与王某晨、王某骁居住生活在一起,王某晨、王某骁与李某玲形成了抚养关系,一家人相处融洽。现王某晨、王某骁愿意将该房屋的继承份额让与给王某国。另,李某玲自2008年起长期患病,王某国作为丈夫对其不离不弃、无微不至一直照顾到其去世且该房屋是王某国的唯一一套住房,请求法院判决诉争房屋归王某国所有。

三、审理查明

李某玲与杨某昆原系夫妻关系,二人于2018-09-25生育一子杨某帆,杨某帆为其二人的独生子。李某玲与杨某昆于1989年经法院判决离婚,杨某帆判归其父亲抚养。李某玲与王某国于2018-09-25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王某国与王某晨、王某骁系父子关系。李某玲与王某国结婚后与王某晨、王某骁共同居住生活,李某玲与王某晨、王某骁形成具有抚养关系的继母子关系。李某玲于2018-09-25去世,李某玲的父母已先于李某玲去世。

2018-09-25,李某玲之父李力居住的房屋拆迁。李某玲因此分得自管公房302号房屋。李某玲与王某国结婚后即与王某国、王某晨、王某骁共同在昌平区302号房屋内居住。1996年李某玲购买该房屋并取得所有权证书(即为诉争房屋222号)。王某国主张诉争房屋由其与李某玲于婚后共同出资购买,并提交证明证实其将南口一处房屋出售。

2018-09-25李某玲书写《自书遗嘱》一份,内容为:位于222号楼属于我个人婚前财产,与其他人无关,我百年后由我儿子杨某帆一人继承,其他人不许干涉。王某国不认可《自书遗嘱》为李某玲本人书写,并申请对《自书遗嘱》上李某玲的签字是否为李某玲本人书写进行鉴定,后因双方未能提供符合鉴定要求的样本,导致鉴定未能进行。

另查,诉争房屋现由王某国居住使用,双方对诉争房屋的现值未能达成一致。庭审中,经释明,杨某帆坚持认为诉争房屋属于李某玲的个人财产,应由其继承,并坚持不要求对诉争房屋的现值进行鉴定,也不同意法院以询价的方式确定诉争房屋的现值。王某国、王某晨、王某骁坚持认为诉争房屋属于李某玲与王某国的夫妻共同财产,其三人有权继承,并主张房屋的所有权,但不要求对诉争房屋的现值进行鉴定,同意法院以询价的方式确定诉争房屋的现值。

四、法院判决

一、位于北京市昌平区222号的房屋归被告王某国所有;

二、被告王某国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杨某帆房屋折价款133万元;

三、驳回原告杨某帆及被告王某国、王某晨、王某骁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北京房地产律师靳双权点评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北京市昌平区222号房屋虽是李某玲在其与王某国婚前因李某玲父亲居住的房屋被拆迁取得的安置房,李某玲在婚前取得该套房屋时仅享有该套房屋的承租权,并不享有该套房屋的所有权。李某玲于2018-09-25通过购买取得诉争房屋的所有权,其签订购房协议、支付购房款、取得房屋所有权时均处于与王某国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故诉争房屋应当属于李某玲与王某国的夫妻共同财产。诉争房屋虽属于李某玲与王某国的夫妻共同财产,但该房屋基于李某玲被拆迁户的身份,李某玲享有以优惠价购买该房屋的资格,故法院应考虑上述事实酌情确定李某玲与王某国享有的份额。

李某玲去世前于2018-09-25书写《自书遗嘱》一份,杨某帆的爱人拍摄了相应的视频并出庭作证,能够证实该份遗嘱的真实性,王某国虽对该份遗嘱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但未有相应的证据予以反驳,应认定该遗嘱的真实性。根据《自书遗嘱》的内容,诉争房屋在李某玲去世后应由杨某帆继承,但诉争房屋属于李某玲与王某国的夫妻共同财产,李某玲无权处分属于王某国的份额,故该遗嘱中涉及王某国份额的部分应属无效,诉争房屋中属于李某玲的部分应由杨某帆继承。

遗产分割应当有利于生产和生活需要,不损害遗产的效用。鉴于诉争房屋由李某玲与王某国婚后共同购买,且一直由王某国居住使用,从便于生活的角度出发,诉争房屋应判归王某国所有为宜,王某国应当按照诉争房屋的现值支付杨某帆一定数额的房屋折价款。关于房屋现值,双方未能达成一致,且坚持不申请鉴定,故对房屋的现值由法院酌情予以确定。

分享到
房产靳双权
房产靳双权 中顾诚信律师

诚第9

  • 房产纠纷
  • 遗产继承
  • 合同纠纷

执业证号:W0120021112570

北京 |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

1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231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未从烟草专卖企业进货的行为构成非法

北京市法院受理一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

解析本案房屋买卖合同的效力问题

房产继承及需要的手续

房产律师靳双权解析一起房产合同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