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野:《二泉映月》的诞生

  在无锡锡惠(huì)公园的龙光塔下,有一口泉。泉流清澈,泉水甘美,被誉为“天下第二泉”。泉前有一座惠山宫观〔guàn〕。20世纪初,观里有一个小道士,名叫阿炳(bǐng)。

  阿炳从小就喜爱大自然的音乐。山顶龙光塔上的鸟叫,观前百年大白果树上的蝉鸣,观后“二泉”流水的淙(cóng)淙,红色宫墙下秋虫的唧(jī)唧,都给了他很大的乐趣。每当清晨醒来,只要他听见远村的鸡啼或惠山周围水田里的蛙声,他就会感到一种安慰。老山林,古宫观,和他一起沉浸在静夜中,一种细微的感觉使他好像听见草儿在微风下轻轻地吟咏,“二泉”在月光下低低地歌唱。

  后来阿炳开始学习民乐,拉二胡。阿炳练二胡,胳膊经常肿疼得整夜难眠。手指磨破了,揪心地痛,但他咬紧牙关,一刻也不肯放下手中的二胡。

  不久,他患了严重眼疾,又没钱医治,眼睛最终瞎了,人们叫他“瞎子阿炳”。

  因为眼疾,阿炳被迫离开了道观,在街头流浪,靠拉二胡讨饭度日。夏天的夜里,银河已经西斜,他冒着露水,仍然坐在田野上谛(dì)听着鸟叫,谛听着蛙鸣,他在沉思;秋天的夜里,在清冷的月光下,他穿着单薄褴(lán)褛(lǚ)的衣衫,站在龙光塔边,远远地谛听着那久已不许他接近的“二泉”的流水声,他在沉思……自然界的声音给了阿炳无限灵感,他的技艺越来越精湛(zhàn)。他的感情,他的希望,他的理想,流荡在他的十指间,流荡在他的琴弦上,流荡在人们的心坎里。人们听着听着,有的沉思,有的叹息,有的流泪,有的唏(xī)嘘(xū)……终于,阿炳成了当地着名的二胡琴师。

  有一次,一个富豪“请”阿炳去他家给老岳母拉二胡祝寿,被阿炳拒绝了。这天夜里,富豪派人把阿炳打得遍体鳞伤。

  正值深秋,阿炳住在一间破草屋里,卧床不起。从早到晚,除了几个穷家小户的好心人给他送来一碗薄粥(zhōu),一个乡下老医生给他煎药敷伤外,陪伴阿炳的只有一把二胡。他抱着二胡,一次又一次地深情地抚摩着它。因为伤病,他已经很久没有拉二胡了。他感觉到惠山街上千万只眼睛在望着他,千万只耳朵在听着他。

  经过一个寒冷难(www.lz13.cn)熬的冬天,阿炳的伤势好转。春天,他想起惠山宫观前那棵古老的白果树,这时一定开花了;惠山宫观后那清澈晶莹的“二泉”,也该涌溢出春的气息了。想到这里,阿炳猛地拿起他的二胡,走出了破草屋……惠山春天的月夜中,夜风忽然送来一阵清越而激荡的声音,这声音多么熟悉,多么悦耳啊!惠山街的人们发出了惊喜的呼喊:“阿炳的二胡!阿炳又拉二胡了!”

  于是人们从四面八方奔向惠山脚下,簇拥着阿炳走进了惠山观,密密匝(zā)匝地把阿炳围在“天下第二泉”泉边的巨石上。

  阿炳颤抖着双手,在这春宵(xiāo)月下的“二泉”边拉起了他的二胡。阿炳的二胡声,是如此激越,如此悲愤,如此苍凉!月色朦胧,偶尔从云缝里洒下来一缕清辉,月光虽然只是刹那间映照在“天下第二泉”的闪动的水波上,却给予人们无限光明与希望……这就是“二泉映月”!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