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83 bv6p 9vpb n1fb 6wka ak4c v3n1 a9ru t7zv 2omq
书阁网 > 召唤我吧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一个个银光闪闪的武士,手持一柄巨大的双刃剑浩然而行。

  漫山遍野的银光给人以巨大的震撼力和压迫感,浓郁的灵力波动,就像汹涌而来的潮汐。

  这潮汐掀起几十米高的氤氲,氤氲的灵力之光荡漾,扭曲的虚空,干扰着一个巨大范围内的环境。

  沿途所至,大量潜伏在阴暗和地下的散修、异兽被驱赶出来,来不及逃离,就被这浩浩荡荡的氤氲撕碎、蒸发,不留一点痕迹。

  这种规模的傀儡大军,简直超出了常识认知的范围。

  苏成对银装傀儡可谓了如指掌,这个时候,也感到一种由衷的惊异。

  数量至少上万!

  南宫家居然有此底蕴?

  然而,等着傀儡大军的距离足够接近,仔细观察一番后,他又哑然失笑。

  每一具傀儡都一模一样,就像是从流水线上下来的标准件,但真正的银装傀儡是做不到如此整齐划一的,只因,每一具银装傀儡都要根据能量核心的属性、纯度、蕴含灵力的种类等等,做出适量的调整。

  正所谓,天底下没有两块完全相同的灵石,自然,天底下就没有完全相同的两具银装傀儡。

  正因为这一现实,工业化、流水线制造从一开始就行不通。

  现在苏成所看到的,只是银装傀儡的阉割版本。

  取银装傀儡的一部分相同的特征和属性,做到了灵石的最大范围的适应,就像强制性的规定必须接入‘220伏的标准电源’,而为了做到这一点,银装傀儡不可避免的被修改了、简化了、阉割了。

  充其量只有三阶,也就岩石傀儡那样的水准。

  话虽如此,这样的标准件银装傀儡漫山遍野的走来,也是一股令人望而生畏的力量。

  用它们应付眼下的局面再合适不过了。

  类似的工业制品,去消耗千幻谷的兽潮,损失多少,只要资源足够,就能补充多少。

  而且,被动挨打的局面也被打破了,银装傀儡只是一种模拟的生命,千幻谷主人的神通妙法,对这些死物就丧失了大部分威力,突入千幻谷之内已经不再话下,只要应用得法,必能大大的缓解御兽门上下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不愧是拥有化神修饰的超级家族,一出手就不同凡响。

  傀儡大军在距离十几里处的停下脚步,然后就化作一座座不言不动的雕塑,立于战线上。

  后方跟随的是万余修士大军。

  一面绣着青木之龙的巨型旗帜插在一艘巨型的飞梭上,旗帜迎风飘扬,密密麻麻的黑点飞上飞下,一片狼藉、死寂、凝重的战场氛围被打破。

  这些新来的生力军完全没有了解战争的残酷,还保留着出发之时的意气飞扬、期盼与向往。

  身处这样的集体,拥有如此力量,难怪他们目空一切,什么千幻谷,什么千幻谷主人,什么让人谈之色变的兽潮,仿佛都是纸糊的一般,在这样的集体和力量面前,还有什么挣扎和反抗的可能?

  看见他们,御兽门的修士脸色复杂。

  几个月之前,他们也是同样的意气风发。

  遮天蔽日的伴兽,无穷无尽的资源,数也数不清的同门,坐拥两名神主,四名元婴,上百金丹,筑基练气无算!

  试问,在这样的大军面前,谁能抵挡?

  然而,现实的残酷宛如当头一棒,这时,再回望几个月之前的天真,难免让人既感慨又欷吁。

  这样的一支生力军到来,御兽门上下必定要惊扰好一阵子,当下,御兽门这段战线的残留修士就向苏成等人拱手告别。

  等他们神色匆匆的飞走,苏成沉吟了片刻,将门中弟子都召集一处,说道:“你们这些时日的所见所闻,当知,我们的力量在这战场上是多么的渺小!现在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

  门中诸弟子沉默片刻,还是甄婉儿起头,说道:“临行前,掌门师兄就嘱咐过,我们这次就当一次见闻和游离,除了吸纳志同道合的散修入门,寻找合适的道场已经是刻不容缓。”

  “不错,房山已经容不下我们,北疆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修士、领民,繁衍生息之根基,这次必须找到!”

  说话的碧波门第三位成功筑基的修士——殷月华,此时,曾经的那位精灵古怪的少女已经成长起来了,三十多岁的年纪,瞧着也不过二十许人。

  “巨大危险伴随的是巨额的收益,没什么好说的,既然来了,就要有心里准备。”

  说话的是一位陌生的筑基修士,瞧着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可已经有筑基七层的修为。

  此人是碧波门到目前为止的最大收获,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装束。

  这装束很另类,非道非儒非释,也不是外家常见的深衣窄袖,而是一种修身束腰的箭衣。

  这身装束如果放在地球,见到的人都会觉得熟悉,怎么一种古装电视剧男主角的既视感?

  不错,古代装束掺杂了大量的现代元素的设计,做了合适的修改,就扮相来说,着重强调了色彩、修体、塑性、硬挺、轮廓分明等等属性,望之确实不俗,大有玉树临风之感。

  但装束只是表象,起内在的含义可谓深刻。

  这人的束发上带着的是一顶有着道君徽章、花纹与暗刻的玉冠,腰间悬挂的是一面玉牌,这玉牌是其在教廷身份和地位的标示和象征,除此之外,还有大量不起眼的小物件与细节,无不表明他和道君的亲密关系和渊源。

  这人姓谢,单名一个晖字,是碧波门吸纳的一个修为最高的散修,是苏成在‘因缘巧合’之下,招揽进来的人才。

  作为新来者,谢晖很快的就获得了碧波门上下的信任,并为宗门引进了大量长年混迹在千幻谷的散修。

  当然,这些散修都有共同的特点!

  类似的装束,类似的行事方针和做派,类似的追求,类似的喜好等等。

  四位筑基修士一一讲述,下面的练气弟子才纷纷开口。

  碧波门此行的目的,从这些交谈中,就可以清晰得出。

  第一,繁衍生息的道场!

  第二,志同道合的‘同志’!

  前一项只有苏成自己知道已经有清晰的目标,后一项一直都在进行,要不然这一百多人也不会出现在如此深入的战场。

  再次强调了谨慎、低调和小心,诸弟子散去,每个人都开始忙碌自己份内的职司。

  防护的法阵就像营寨,每次扎营都务必做到最好,营地的划分、建设,物资的分发和检点,路线的勘察与警戒等等。

  一切完成的都很流畅和熟练。

  苏成和谢晖还在为今天的遭遇谈论和商议。

  “南宫家高调入场,昨日商议的计划恐怕有变。”谢晖担忧的望着远处的傀儡大军,缓缓说道。

  “下一批几时才能到?”苏成问。

  谢晖苦笑摇头,道:“吾辈之人,即使在蛮荒也是另类,一个个活的就像老鼠,只能在阴暗荒僻处生存,不仅要逃避鬼修魔修的觊觎,还要警惕异兽荒兽的猎杀,苦不堪言。因此,生存到此刻之人,都有一套躲避存身之法,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他们聚集到一处,又谈何容易?”

  “现在南宫家入场,傀儡大军势必突入千幻谷之内,局势将更加复杂,好不容易商定的这条路线恐怕又不能用了,该如何办,不能急,只能慢慢来。”

  谢晖这些人,都是已经皈依道君、不容于修士世界的异类,处境比不上魔修也许夸张,但现在确实有这样的趋势,借助道君神谕,接受这股庞大的资产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在这样微妙又复杂的局势下,如何不声不响的将他们吸纳进来。

  这项工作很重要,是碧波门壮大和膨胀的第一步。

  粗略估计,此时散落在蛮荒的此类修士不下万人,金丹也许罕见,筑基却大有人在,如果得到这股庞大人力资源的补充,苏成的大业就能大大的提前。

  这是酝酿已久的大动作,是苏成从一开始就埋下的伏笔,不容有失,必须完成。

  此处山梁正式计划中接受的节点,却意外的发生了一场战事,又意外的赶上了南宫家的入场,可谓运道极坏。

  “那就重新制定计划,实在不行,就进千幻谷。”苏成语气决然的说道。

  “这……合适吗?兽潮可不认修士之别,除了鬼修和魔修……”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苏成转身说道,“时局紧迫,已经不容我等按部就班了。”

  谢晖望着苏成的背影,不明白,神谕为什么让他加入这不起眼的小门派,只是皈依之后,道君就是大道根本,长生之基,已经不容他有任何的忤逆和质疑。

  修士世界已经不能容纳,再被道门厌弃,那可就真的绝望了,那时候,天下之大,又有何处可去?

  一瞬间,他有微微的动摇。

  然而,动摇刚刚出现,他就悚然惊醒。

  赶紧将此魔念打消,摸出徽章默默祝祷片刻,才长叹一声,跟着苏成的背影走进营地。

看过《召唤我吧》的书友还喜欢